新闻 - 论坛 - 民生 - 公告 - 原创 - 分类- 东莱今古 - 视频 - 教育 - 民生论坛 - 社区 

桃酥情思

日期:2020-07-24 来源:今日万豪棋牌下载 作者:范圣东

  我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回了趟老家。妈妈知道我们要回来,准备了很多吃食。她门里门外地忙活着,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才和我们一同坐到饭桌前。一家人团团围坐在一起,边吃边聊,不亦乐乎。爸爸的兴致很高,告诉我们在镇上加工了10来斤桃酥,给孩子们当零食吃。爸妈的年纪,吃不了太多甜食,每次的桃酥大部分都进了我们的肚子。
  桃酥,又名核桃酥,当地民间称之为“桃酥馃子”或“馃子”。它是用精面、水、花生油、白糖和干果仁(花生、核桃、芝麻等)烤制而成。我们去加工的桃酥选用质量上乘的面粉,自己的纯花生油,爸爸剥了一个冬天的核桃仁(需要过油炸香)。镇上的这家作坊制作的桃酥用料配比合理,烤制火候拿捏精准,烤制出来的桃酥焦香酥脆,清甜可口,多吃不腻,营养丰富,是名符其实的花生油核桃酥,既解馋又耐饥。
  在计划经济时期,物质匮乏,什么都要凭票供应,粮食不能保证都吃的上,副食品严重不足,点心桃酥更是稀罕物。那时候求人办事,走亲访友,二斤桃酥,一瓶酒,那是倍儿有面子的,主人家也是欢喜的不得了,可以办许多大事。一般人家,逢年过节,买点儿桃酥,也是舍不得吃。先尽着老人和孩子分着吃,自己只能尝一点儿。家里孩子多的,就要分一部分,藏一部分。我记忆里小时候的桃酥是包在红油纸里的一摞,很抢眼,我却没怎么吃过。那时候的小孩子,没有今天这样的条件,零食可以当主食吃。而今天许多的零食,已经从本质上改变它作为“食”的意义。为了谋利,一味追求‘色’和‘味’,不管营养不营养,健康不健康。
  生于1957年的父亲,幼儿时期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,闹饥荒。当时,爷爷常年在外教学,仅是糊口而已,奶奶一个人拉扯他,还要种地干活,日子过得非常艰苦,“三尺肠子闲着二尺半”是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,能吃顿饱饭就是最幸福的事了。正常年月是玉米面、地瓜干,遇到荒年,曾用衣服淘换点地瓜干,翻山越岭几十里挑来两桶油粉,勉强维持生活。一次,从面缸底抠出一小团面,奶奶擀成薄薄的面皮,切成面条,把锅里的水烧开了,下到水里,再擦上些萝卜丝,面条熟了,萝卜丝也烂了。捡出一小碗面条给父亲,剩下的萝卜丝,奶奶凑合着填饱肚子。没粮吃的时候,方瓜、榆钱、野菜、臭椿头、梧桐叶子都成了救命的东西。最难吃的臭椿头,要用水焯烫浸泡,放在泥土地上一天一夜,除去臭味。梧桐叶子食用不当会引起水肿。还有的人用玉米叶子做淀粉,用花生皮粉碎后和点儿面做桃酥,焦香金黄好闻好看不消化。在饥饿面前,为了活命,人们最大限度地运用着自己的智慧。
  父亲讲的一个故事,让我感慨万千。一天,6岁的父亲在村后粉房捡粉段(制作粉条的剩余产品,可以包包子,做菜),奶奶喊他回家,告诉他,姨姨来做客,带来了‘果子’。“馃子”?爸爸听了,放下手里的活儿兴冲冲地跑回了家。回家之后,嘴里叫着姨姨,眼睛却瞄着姨姨带来的篓子。姨姨知道小孩儿的心思,忙从篓子里拿出一个给他吃。爸爸一看,心里凉了半截,简直有些垂头丧气,把果子又放回篓子里了。哪有什么“馃子”,就是些树上的“花红果子”。同音不同字的方言,爸爸想吃桃酥馃子,却闹出了乌龙。他是笑着讲这个故事的,孩子们当成了笑话,而我从中品出了些许酸楚。生活富裕了,才能吃上桃酥,对于那时的他们是一种奢望。
  妻子小时候住姥姥家,她小舅在煤矿上班,家庭条件较好。姥姥为了让她吃饱吃好,特意加工了一编织袋的桃酥。放学回来,吃上两块香甜美味的桃酥,空落落的肚子立马有了主。桃酥块块系真情,身在异乡,远离父母,姥姥的关爱和甜甜的桃酥温暖了她的童年。
  民以食为天,这个世界上,一切美好的开端都在于吃得饱饭。能吃上粮食是生存下去的前提,生存不下去,就不会创造出美好,更没有机会欣赏美好。衣食父母,父母衣食。生我养我,育我惠我。我今年四十了,爸妈仍像我小时候一样牵挂着我们一家人。平时,只要我几天没打电话,妈妈总要打过来问询一番,关心倍至,殷殷情切。爸爸每次买菜,总要多买点儿,以备给我捎带。鱼肉蛋奶、水果蔬菜、油盐酱醋、吃穿用度,老家是我的大后方,是我的后勤补给站。每当离家返城的时候总是大包小包塞满了后备厢,以至于儿子常抱怨爷爷奶奶给的东西多,往楼上搬费劲。我戏称自己是回家“扫荡”的,不知不觉的“啃老族”。扪心自问,自己这些年回报父母的太少,给父母东西是量入为出,而父母给予我的却无计其数,倾其所有,把最好的都给了我。
  桃酥,寄托了亲情,浸润了父母对孩子深沉的爱。它从昨天的“稀罕物”到今天的寻常面点,也印证了生活的甜蜜和幸福。珍视父母的深情厚爱,善待父母,珍惜当下所拥有的美好!

本网所刊发万豪棋牌下载新闻,版权属《今日万豪棋牌下载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编辑:代玉云

上一篇:消失的火镰    下一篇:三支军歌伴我军旅青春

相关新闻:

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