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- 论坛 - 民生 - 公告 - 原创 - 分类- 东莱今古 - 视频 - 教育 - 民生论坛 - 社区 

一路错过的美好

日期:2019-06-11 来源:今日万豪棋牌下载 作者:李蓓蕾

  5月27日06版上,《一路错过的美好》牵动了不少读者的心。两个少年的生活走向何处,今天我们继续来叙说。

心下释然
  2014年春天,微信成为新的通讯工具,更快捷更方便。初中毕业20年聚会在几个比较热络的同学的倡导下,开始报名接龙。见一向快人快语的瑾没有声音,群主私聊问瑾。“当时父亲大病,手术还未做,一片迷茫。”瑾不愿过多提及当日的水深火热。尽管老公和亲戚朋友都一起联系医院、咨询专家,但心里那份害怕失去父亲的恐惧,瑾默默在承担,甚至连母亲也不知道父亲的真实病情。“大伯的病目前什么情况?不管怎样,你都别怕,需要我做什么你说。”几句话,让瑾涕泪横流。
  很幸运,父亲有惊无险,虽然病情沉重,但一步步总算走了过来。那年是瑾的本命年,几个月的时间,不足40岁的瑾一下子暗沉了许多。夏日的午后,瑾收到哲的一段消息。“昨晚同朋友来江边钓鱼,大伙都睡下后我睡不着,想了很多,我问自己,如果当时接不到你的回信,直接上门找你,我们如今会是怎样?”瑾看了这段话,困意全无,什么信?哲的最后一封信我回了呀?“再问他,没有回音,后来告诉我,有三封信一直没有收到回信,那时他在廊坊。再后来,我的父亲托老家的一个表哥告诉他,他们不放心把我交给他,他这么飘泊不定,他们不舍得让自己的女儿跟着他吃苦,让他别再来信了。而这三封信,父亲也没有转给我。”瑾告诉哲,终于知道他稍带埋怨的语感从何而来,而面对70多岁、病后初愈的老父亲,她实在张不开口再提这些陈年旧事。“他还告诉我,他父亲一次失误将家底赔个精光,亲戚朋友都躲得远远的,家里的日子捉襟见肘。当时即使我表哥没有代转我父母那番话,他也没有勇气上门找我说个明白。到30岁他去西南之前,每次经过我们老家,都要在村口站上一会儿,希望可以赶巧遇上我。知道这些,我心里有些许对父亲的怨,但已经不重要了,我们现在都很好,便这样罢!”至此,曾经那么亲密的同桌俩,也算把一切说得明白,心下都释然。

西南之行
  2017年秋天,瑾随同行一起去西南办案。辗转多地,瑾便没有同哲联系。行至安顺时,刚从国外回来的哲知道了消息,便商量好待瑾一行到贵阳时,他尽地主之谊。“当天半夜,电话骤响,自从父亲病后,我特别害怕半夜的铃声。一看是哲的电话,我心下一惊。”担心哲有事的瑾犹豫着接了电话,那边是语无伦次的声音,一连串的为什么。“听不清他讲了什么,那语气是带着怨气的责问,再就是让我这就赶往贵阳,必须马上见面。”瑾挂了电话,铃声再次响起,瑾便将电话调成静音,心里惊悚加不安,沉沉睡去。
  第二天在赶往下一站的车上,瑾给哲去了电话。问他是否酒醒?问他半夜流连在外是为哪般?哲不好意思地告知,当晚同几名老朋友相聚,他们知道一些他以前的经历,说到了瑾,说到了他的伤心处,他大醉。
  按事先约定,当天傍晚哲热情接待了瑾一行,老乡相聚,亲切又热闹。哲告诉大家,他刚刚瞅准机会代理了几个国外的电器品牌,瑾建议他不要急于扩张,市场形式如此,谨慎一些好。临别时,瑾劝哲,西南虽然山清水秀,人也纯朴热情,到底不是家,该考虑回老家发展了。“五十岁前肯定回去。”至今想来,这是哲同瑾当面讲的最后一句话。
  返程途中,瑾给哲发去一段长长的消息。“在我心目中,你是一个正义又踏实的存在,但那天半夜的电话和语无伦次的酒话让我既担心又害怕。之后又想,我认识并熟知的你当时尚是少年,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,你早已不是当年的你,有许多的我所不知道……我们的交往,我一直掌握不远不近的距离,因为已经到了明晰一切的年纪,不敢多踏出哪怕半步,否则一辈子不得心安……”瑾说,或许这段长长的消息,有揭短之嫌,或许恰恰说到哲的痛处和不愿再提及之处,或许这段话让哲更懊悔那天半夜的电话……之后,哲只字未回,俩人再次失联。

人已不在
  虽然不再联系,瑾和哲彼此默默关注,哲在瑾朋友圈里时而的点赞,让心里有气的瑾说不出来的恼。“2018年大年初一,我正在单位值班,哲在微信上发来祝福,本不想回复,想来想想去,都四十多岁了,犯不着这么孩子气,便回复过年好。”这次互道祝福,是二人最后一次联系。
  日子匆匆,转眼到了夏天。瑾的一个开酒厂的朋友想购进一批家用电器用于新厂房装修,知道瑾有同学代理知名品牌,便托瑾帮忙联系。“不想再同他说话,又不好意思告诉朋友我俩的现状,也知道只要让朋友找他,他肯定会最大优惠给朋友让利,所以我就直接将哲的微信推给了朋友。”瑾说到这儿,已经泣不成声。第二天傍晚,瑾的朋友把瑾约到外面散步,把哲已经不在的消息告诉了她。“朋友加哲微信很快通过了,对方是哲的妹妹,她现在在那边帮忙打理生意。哲的妹妹告诉朋友,哲是在父亲节当天走的,当时正在陪儿子拼乐高,突然感觉胸闷,想躺一会儿,走到床边还没躺下就滑到了地上,便再无声息。”闻言,瑾没有哭,心揪着疼。这一晚,瑾也没有睡,她在心里问:怎么就没有了呢?病了,瞎了,瘸了,都不要紧,怎么就没有了呢?瑾万分自责:为什么要去把话说开,那样地去揭短呢?为什么执拗地不理他,从此阴阳两隔呢?
  知道哲去世时,已经是他五七之后,瑾没有办法、也没有场合为他痛哭一场,便再次到处寻找丢失的那串钥匙和那只小猫酒起,无果。
  心里的痛无法倾诉,瑾写了一封长长的信,三十多年的相交相知,原原本本,说了一个透。多方联系上哲的发小,闺蜜陪瑾去看哲。“两束鲜花,一捧泪。嘱他在那个世界不要这么累,该怎么过怎么过,长长久久的!”瑾泣不成声。从墓地往回走的路上,大雨滂沱。因为哲的发小在,瑾终究没有将厚厚的信拿出来烧掉。回到单位,她在院子的花盆里将信烧掉,泪流满面。
  哲的百日正逢中秋,因为有其家人在场,瑾没有去看他,托哲的发小将鲜花带去。那天的天空阴沉沉的,欲雨却未下。
  几次梦到哲,都是年少时的同桌时光,很美好,很简单。
  “说出来真好,心里不再那么揪成一团,还是会疼,还是会在心里问:怎么就没有了呢?四十多岁的年纪,正是好时光。就当这是一桩心事吧,就放在那儿,无人知。”瑾淡淡地道。


本网所刊发万豪棋牌下载新闻,版权属《今日万豪棋牌下载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编辑:刁诗卉

上一篇:王村邢家马路市场搬迁记    下一篇:驾驶电动三轮四轮车不要再任性啦

相关新闻:

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