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- 论坛 - 民生 - 公告 - 原创 - 分类- 东莱今古 - 视频 - 教育 - 民生论坛 - 社区 

长命锁上

日期:2019-02-21 来源: 作者:王绍竹
  我七岁入学之前,都是与姥爷一同住在老房子的。旧时候,每个孩子出生时,家里长辈们都要为迎接新生的到来而准备礼物。说是礼物,倒不如说是对子孙后代的祝福,长命锁、银项圈几乎是必不可少的。据说,我出生时,是姥爷拿太姥姥留下的首饰给村里的老手艺人特地打造的,自然连同上面的花纹、字样也都是最传统的。
  那是一个有着镂雕牡丹的檀木匣子,再翻出来,已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。原本精致的锁扣,也染上岁月侵蚀的痕迹。打开匣子,便也打开了尘封的记忆。
  小时候,我最喜欢跟在姥爷后面,因为姥爷总能鼓捣出一些新花样,而且对我百般疼爱。那时的我,梳着两个羊角辫儿,脖子上挂着长命锁,围着姥爷满院子地跑。姥爷爱极了花儿,每天都要坐在门槛上,对着一院子的花草,修修剪剪。我就凑在边上跟着转悠,揪揪这片叶子,摸摸那朵花儿。姥爷一向是非常爱惜他的花的,轻易不让人碰,却准许手不知轻重的我任意摸,可我很久以后才明白这份纵容背后深藏的爱。
  再长大些,我该上学了,离开了老屋,也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姥爷,脖子上的长命锁也放回了檀木匣子。一周短短的几次见面,姥爷最关心的是我的成绩。幸好刚上小学的我还算争气,虽不能次次满分,也还算优秀。三年级时,什么缘由我已记不清了,昏昏沉沉地考完了期中考试,也收到了那张“昏昏沉沉”的成绩单。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不及格,也是姥爷第一次狠狠地凶了我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不敢不认真学习。临近中考时,患了重病的姥爷,仍像往常一样过问我的学习情况,听了我不太自信的回答,却只是拉着我的手,轻轻地点了点头:“好啊……差不多就行了,没有那么高的要求。”我当时有些诧异,不知姥爷因何放松了要求。要知道,年轻时的姥爷,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的两个女儿长大了能有出息,而且把这份期望延续到了我这孙辈身上。
  医院里,白炽灯冷冷地洒在病床上,连空气也像没了温度。我不忍去看床上已瘦骨嶙峋的人,别过眼去,却挡不住眼底狂奔的热流。我跑到窗前,对着无尽的黑夜放肆地流泪,从前的一幕幕像电影般播放在眼前。姥爷已认不清人了,手里却不停地摆弄着,妈妈按住他的手,他停下,一会又继续。忽地向面前抓了一下,递给妈妈,那“唔唔”的声音中,我却能清晰地听出,他是想拿给我好吃的。
  拭去长命锁上的银锈,看着它在阳光下反射出明亮夺目的光,顺着光,我找到了上面镀着的字样——“长命富贵”。轻轻晃动,下方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,那声响如泉水滑落进心底,“叮——咚——”,一下下,轻柔而温暖。在长辈眼中,我身上被寄予了希望,我要成才,我要成为骄傲;而在他心里,我知道,我始终是个孩子,我也知道,他更希望的是我可以“长命富贵”!
  长命锁上,载着你对后代的期许。
  长命锁上,有你镌刻下的回忆。
  长命锁上,是你对我的爱。

本网所刊发万豪棋牌下载新闻,版权属《今日万豪棋牌下载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编辑:代玉云

上一篇:油条与面鱼儿    下一篇:正月十六走百病

相关新闻:

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