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- 论坛 - 民生 - 公告 - 原创 - 分类- 东莱今古 - 视频 - 教育 - 民生论坛 - 社区 

脰枕

日期:2018-11-08 来源:今日澳门新葡京平台 作者:王东超
  《说文·肉部》:“脰,项也。从肉,豆声。”《玉篇·肉部》:“脰,颈也。”《史记·田单传》:“自奋绝脰而死。”《注》:“脰,颈。齐语也。”齐位于山东半岛的东半部,包括胶东半岛在内,可见那时胶东一带的人称脖子为“脰”。后来“脰”义延伸,也用来指头,明代张溥《五人墓碑记》:“有贤士大夫发五十金,买五人之脰而函之,卒与尸合。”粤语里称老爸为“老dòu”,《陈志·方言》:“称父于他人曰老子,又曰老脰。”脰即头,老脰,犹老头也,此乃古音之遗存者。有人写作“老豆”或“老窦”,甚至和《三字经》里的“窦燕山,有义方,教五子,名俱扬”联系起来,这就有些牵强附会了。
  “脰”字在黄县话中的唯一遗存就是“脰枕”,即枕头。不管是脖子也好,还是头也好,脰枕之物即为脰枕,这应该是一个很古老的词汇。过去的老式脰枕都是圆柱形的,用青布缝制而成,简单而朴素,不像现在花样繁多,什么形状的都有。脰枕瓤儿也是就地取材,填充的多是谷糠麸子之类,乳胶、蚕沙、菊花、鹅绒什么的,那时都没听说过。小孩子刚生下来,要用小米揎两个“小脰枕儿”,一左一右挤住孩子的头,让他只能仰卧,据说这样可以把后头躺平了,不会长出“梆儿头”。还有一种双人的“大脰枕”,差不多快有一庹长了,是专门用来陪嫁的,上面绣着龙凤呈祥、鸳鸯戏水等图案,寓意夫妻白首偕老,永不分离。
  在黄县还有一则与“大脰枕”有关的典故。过去丰仪枣林庄有户人家,闺娘快要出嫁了,四铺四盖都缝好了,铜盆、镜子、毛巾、花饽饽,绣的鞋垫纳的鞋,样样数数都准备好了,就差一个“大脰枕”。那天逢集,作父亲的一早要去赶集,闺娘再三叮嘱父亲去集上别忘了买大脰枕。等父亲动身了,闺娘不放心,从屋里追出来嘱咐她父亲:“别忘儿买脰枕。”其父连口答应,等父亲走远了,她似乎又想起什么,大声跟了一嗓子:“双人嘞脰枕啊!”邻舍百家莫不掩口而笑,从此就有了句歇后语“枣林庄的闺娘———不短话说”,意思就是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了。过去针对女人有很多陈规陋习,讲究三从四德,贞淑节烈,要足不出户、笑不露齿、行不露足什么的,像这闺娘这么奔放的比较少见。直到现在,如果女孩子的言行举止过于直白大胆,有乖仪礼,别人就会笑话她:“你真是枣林庄的闺娘。”

本网所刊发澳门新葡京平台新闻,版权属《今日澳门新葡京平台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编辑:刁诗卉

上一篇:依然眷恋家乡报   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:

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