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- 论坛 - 民生 - 公告 - 原创 - 分类- 东莱今古 - 视频 - 教育 - 民生论坛 - 社区 

母亲的味道

日期:2018-05-16 来源: 作者:刘玉涛
  今年的母亲节,己没有了母亲,只是意义上的母亲节了。忆母亲,回从前,记得35年前,在我上学时期,每一次放假返校从家回烟台,母亲都是头一天做好了酥皮火烧,让我带回学校,可以饱餐好长时间。母亲做的酥皮火烧,层层酥香可口。这些年来,一直寻找母亲做的酥皮火烧的味道,都总吃不到了。10年前,有一次,星期天回家,跟母亲说,想吃她做的酥皮火烧。于是,母亲撸起袖子,立即和面,忙活了一上午时间,中午吃饭时,做好了酥皮火烧,我又吃出了久违的母亲的味道。这也是母亲人生最后一次给我做酥皮火烧了,成为了永恒。母亲这种传统酥皮火烧的手工制作方法,没有遗传下来,甚是遗憾。
  母亲知道我从小喜欢吃白菜水饺,还有白菜、芸豆、蒜台等馅的包子。从结婚安家后,每个星期天回家,母亲总是做好了包子放在冰箱里,让我拿回家,母亲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,心想儿子又吃上她包的包子了。每一次从家里带回的包子,总有母亲的味道。随着母亲的年龄渐大,我多次和母亲说,不用包包子了,母亲却说:“只要我能活动一天,你就回家来拿我包的包子,我年龄大了,可能包子的味道不如从前了,你把包子拿回家吃,我特别高兴。”就这样母亲一直坚持到离开我前三年的90岁那一年,在我的再三劝说下,母亲不再为我包包子了。以后,每当我星期天回家时,母亲总是歉意地说:“你妈岁数大了,也不能再包好包子等你来拿了,心里总感觉空落落的,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滋味。”至此,母亲为儿子包了23年不同馅的包子情结,儿子何以回报?
  母亲对我的牵挂,让儿子的我也很不好受,享受母亲味道的同时,也让母亲劳累了一辈子。母亲临终前,握着我的手不愿意松开,一直念叨地说:“放心不下我,等我走了,你再回家没人给你做饭吃了。”大爱无声,母亲这些牵挂,让我落泪,让我纠结难安,无法释怀。我想,这是母亲最深情的表达,也是母亲诀别前的无奈。因为母亲不想承受太多的负重,更不想拖累我们,所以她没有失去尊严,唯一遗憾就是牵挂我,带着安详和豁达的心胸,高尚无私地走了,诠释了她自己的生命最后一程。她己超越了常人的世态和仁慈。冥冥之中,母亲闪烁着博爱的灵光,熠熠生辉,默默无语,日月经天。
  每一次从手机看着母亲的遗像,好像母亲就在身边,和谒可亲,嘘寒问暖,唠个没完。“光啊”的声音在我身边不停地环绕着……我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洒在键盘上。母亲啊,儿子难受呀,今年母亲节,您走了,家在哪?心里想您,泪下沾襟。夜里想您,拂熙容音。一幕一幕,刻骨铭心。大爱无泯,明德惟馨。来生再聚母亲节。母亲啊,多想回到从前,回到那年,回到那天,回到您身边,膝下承欢,聊个没完。

本网所刊发澳门新葡京平台新闻,版权属《今日澳门新葡京平台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编辑:代玉云

上一篇:一生看花微笑老    下一篇:《问母亲》怅望昔日的家园

相关新闻:

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