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- 论坛 - 民生 - 公告 - 原创 - 分类- 东莱今古 - 视频 - 教育 - 民生论坛 - 社区 

日期:2018-01-09 来源: 作者:刘明辉
  我喜爱的季节是冬。
  在我的故乡,秋是极短的,叶子稍变黄,待几场大风把叶扫落,悄悄的,冬便来了。冬虽来得无声,可来之后却不低调,大风大雪定是常事。天气虽如此之恶劣,我的鼻炎却唯独在冬天不发作。冬,就像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。
  总有人说,冬很单调,很荒凉,很无趣。可我总觉得:冬,虽没有春的生机,夏的繁华,秋的绝美,它只有寒冷与寂寥,但也确实别有一种意境———它不像春那样躁动,不像秋使诗人哀伤,也不像那连夜都闷热的夏那样,令人心烦神扰。冬最纯真。
  说到夜,冬夜包揽了冬的大半的情怀与意境。我最爱在冬的深夜走出家,一个人无目的地漫步。因为夜深冷,人自然是很少,没了白天与他人的摩肩接踵,我能更好地静下心,看清自己。此刻,若是有雪,特别是细绒般的雪,哑哑的下,在冷夜的空中缓缓地飘落,就很美了。但若是要谈意境,怕是还少不了无畏的松,积雪沉在松上,银白与墨绿的交融,显出松的不屈,同时竟也有些“色彩斑斓”的味道。若天公作美,肯赏一轮满月就更好了:冷月的柔光洒在银色的土地上,洒在倔强的墨松上,洒在我孤单的背影上,便有了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之美了。
  正因没有冬,没有雪,我难以想象南疆的冬。没了冬,没了冬积攒的雪水,就没有春百花齐放的资本。冬,必不可少。
  冬,是个韬光养晦的季节,熊选择在洞里睡觉来“养足精神”,松选择在风雪中磨砺自己。而我最享受这个季节,因为我懂得它的神韵。
  人们总抱怨冬:“鬼天气!”“冻死人!”等等。
  可我最爱的季节,还是冰冷的冬。

本网所刊发澳门新葡京平台新闻,版权属《今日澳门新葡京平台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编辑:代玉云

上一篇:走进英灵山    下一篇:冬之韵

相关新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