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- 论坛 - 民生 - 公告 - 原创 - 分类- 东莱今古 - 视频 - 教育 - 民生论坛 - 社区 

芝阳风物:天蛾与大蚕蛾

日期:2018-01-02 来源:今日澳门新葡京平台 作者:王东超

  《诗经·豳风·东山》:“蜎蜎者蠋,烝在桑野。”蜎蜎,虫蠕动屈曲的样子。这里的“蠋”一般注家多释为桑蚕,我认为这个解释是错的。“蠋”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释为:“蝴蝶、蛾等的幼虫,外形像蚕,身体青色。”像蚕而体青,说明这并不是蚕。《尔雅·释虫》:“蚅,乌蠋。”郭璞注:大虫如指,似蚕。似蚕也只是体形相似而已。后来读到《庄子·庚桑楚》:“奔蜂不能化藿蠋。”成玄英疏:“藿,豆也;蠋者,豆中大青虫。”又曰:“奔蜂,细腰,能化桑虫为己子,而不能化藿蠋。”这就让人恍然大悟了。奔蜂即细腰蜂,就是《诗经》里的蜾蠃。从春秋战国到秦汉时期,主要的蔬菜品种有葵、藿、薤、葱、韭,即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中所说的“五菜”。“藿”就是豆叶,嫩时可食,藿蠋原来就是黄县话所说的“豆虫”。“螟蛉有子,蜾蠃负之。”古人认为蜾蠃纯雌无雄,要捉来螟蛉封在窠里,自己在外面日日夜夜敲打着,祝道“像我像我”,经过七七四十九天,才能将小青虫教化和感化,成为“螟蛉义子”。而在认亲之前,小青虫也是要反抗的,鲁迅在《春末闲谈》中写道:“当长夏无事,遣暑林荫,瞥见二虫一拉一拒的时候,便如睹慈母教女,满怀好意,而青虫的宛转抗拒,则活像一个不识好歹的毛鸦头。”由此可见,奔蜂之所以不能化藿蠋,原因在于藿蠋太强壮了,如果说螟蛉像个毛鸦头,藿蠋就是个母大虫顾大嫂式的健妇,不是蜾蠃的小身板所能撼动的。

豆虫
  豆虫是豆天蛾的幼虫,属于鳞翅目天蛾科。天蛾科的蛾子多为中型至大型蛾类,前翅呈三角形,如飞机的机翼一般,加上身体粗壮,善于飞行,被誉为蛾类中的战头机,飞行速度能达每小时50公里,因此赢得“天蛾”的美名。天蛾有发达的喙管,能吸食那些喉部很深的管状花的花蜜,豆天蛾就最喜欢吸食葫芦花蜜,所以黄县话称之为“葫芦锅儿”。孩子们捉住它的时候,就捏着它的须,也就是喙管,任它嗡嗡地飞,也挣脱不了。化蛹的时候,这长长的口器无处安排,就单独突出来,呈长钩状弯成一圈,就像钢笔卡子一样,这是天蛾蛹最好辨识的一个特征。豆虫,顾名思义,就是以大豆、绿豆、豇豆等豆类植物的叶子为食的虫子,长得肥肥大大,约有手指大小,烧着吃有一股豆香味。过去大人下地干活,捉到个豆虫都会小心地用树叶包了,带回家烧给孩子吃,自己是绝舍不得吃的。豆虫最好玩的一点是尾部有一黄绿色尾角,像小女孩扎的朝天锥一样,显得特别俏皮。

豆天蛾
  豆天蛾的近亲是葡萄天蛾和旋花天蛾。葡萄天蛾的幼虫是葡萄豆虫,以葡萄叶为食,只要在葡萄架下发现蚕沙状虫屎,就以此为圆心展开搜索,一般可以将其擒获。旋花天蛾的幼虫叫地瓜豆虫,主要以地瓜叶为食,食量甚大,一只幼虫一生可吃中等大小的地瓜叶35片,危害很大,农民必欲除之而后快。葡萄豆虫和地瓜豆虫也可烧来吃,但少了些豆香味,略嫌美中不足。
  鳞翅目大蚕蛾科是蛾类中体型最大的一类,因而称之为大蚕蛾,此类蛾子色彩绚丽,五彩缤纷,有的后翅还有尾突,常被误认为蝴蝶。其实蝴蝶和蛾子还是比较好区分的,蝶类的触角呈棒状,休息时翅大多竖立,像片叶子,一般白天活动。蛾类触角则呈羽状,古人形容美女常用螓首蛾眉,就是说眉毛像蛾子羽毛状的触角,蛾类停息时翅多平铺于背上或呈屋脊状,利用掩护色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,一般夜晚活动。

柞蚕
  大蚕蛾科的幼虫体大色艳,多具枝刺,能吐丝作茧。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写过枰柳树上的绿尾大蚕蛾,全身是雅致的淡绿色,后翅有美丽的飘带,飞起来衣带飘飘,像凌风的仙子。樗蚕也属于大蚕蛾科,成虫身体暗黄褐色,显得比较朴素,翅膀上有四个新月形斑,前翅顶角各有一个眼状斑。初孵幼虫青绿色,大龄幼虫白色,像扑了一层白醭,上面有芝麻状的黑点。取食臭椿、梧桐等植物,可吐丝作茧,丝质良好,被广泛养殖。柞蚕成虫色如枯木,幼虫体形粗壮,体色碧绿,体表有多种突起和刚毛。遇到外界刺激,蚕体会收缩,头胸昂举并左右摇动自卫,当感觉到危险时,还会吐出消化液以却敌,显得野性十足,再加上柞蚕主要是露天放养在树上的,所以称为“野蚕”,与此相对,养在家中的桑蚕称为“家蚕”。柞蚕因喜欢取食柞树叶片而得名,黄县柞树不多,南部山区多的是桲椤,学名叫槲树,也叫柞栎,多为丛生的灌木,与柞树同属壳斗科栎属,叶子也是柞蚕喜食的,黄县话读“桲椤”如“白楞”。我国很早就有养殖柞蚕的习惯,现在辽宁、山东大量饲养,产茧量点到世界总产量的八九成。柞蚕丝比家蚕丝更多光泽,更鲜艳。家蚕丝是白色的,柞蚕丝颜色深一点。
  樗蚕的蛹我没有吃过,绿尾大蚕蛾的幼虫以有毒的枰柳叶为食,我以为蛹也会有毒性,没敢吃,后来听老人讲,当年他们秋天去枰柳树下拣绿尾大蚕蛾的茧,能装满一水筲,剥出蛹来煎炒烹炸,好吃得不得了。柞蚕的蛹我倒是吃过的,比蚕蛹要大得多,黑褐色,短胖粗壮,炸了吃,用黄县话说特别“满口”。


本网所刊发澳门新葡京平台新闻,版权属《今日澳门新葡京平台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编辑:刁诗卉

上一篇:未来    下一篇:家乡的小河

相关新闻: